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桑兰到底有没有“说谎”?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3:56:41来源:下载宝马棋牌游戏-下载手机棋牌-下载游戏棋牌点击:56

  踏板接触:脚向前滑动,左脚在前,左脚脚趾在踏板的边缘。

  初步手部支撑:左侧胳膊较低,膝盖和臀部弯曲,躯干扭曲不对称。

  离开鞍马,注意头部位置变化。头部和颈部位置弯曲,下颏向着胸部。

  头部着地。因折断两节颈椎造成胸部以下瘫痪至今。

  昨天,新华社发表题为“‘撤垫子’指控没有根据——桑兰摔伤真相调查”的报道,将1998年比赛中受伤瘫痪的体操运动员桑兰再次推到了舆论中心。

  该报道以美国体操教练卡特录制的一段现场视频为证据,引用美国运动科学家桑兹对视频的分析文章,指出桑兰受伤是由本人动作失误所致,17年来对外称“因教练撤垫子而受伤”的说法“没有根据”。

  17年前,桑兰在第四届友好运动会上,做热身动作时颈部落在垫子上,造成胸部以下瘫痪至今。此后,桑兰多次公开宣称,由于助跑加速时,看到罗马尼亚队的教练贝鲁要把落地区的垫子拖走,她受到干扰,最后动作失误而受伤。

  桑兰到底有没有说谎?一时成为舆论焦点。

  这段公开的现场视频,是桑兰摔伤真相唯一的物证。据了解,视频是卡特1998年在比赛现场的观众席上录制的。当时,他坐在与跑道成90度角的位置,桑兰起跑后,将焦距调整到她身上,让焦点追随着她从右向左拍摄。

  其中被作为证据的九帧截图,最早由桑兰在美国的监护人刘国生、谢晓虹11月初在社交平台上曝光而引起关注。此两人也在桑兰2011年在纽约起诉的被告人当中。

  昨日晚9点,桑兰更新了微博,称“今天我又被推上头条了。看过报道觉得麻木没有任何感觉。2014年后,官司已经撤诉,虽然录像对她已无意义,她仍希望卡特能公开视频”。

  桑兰丈夫、经纪人黄健表示,桑兰是在踏跳之前的助跑过程中,看到有人撤垫子受到影响,而截图都是踏跳发生之后。目前谁也没有看到这个完整的视频,因此,这些截图不能得出“没有人撤垫子”的结论。

  “桑兰没有撒谎,我们相信法律会做出公正裁决。”昨天下午,黄健表示,目前他们已联系律师,将相关报道作为证据保存。此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双方呈交证据,交给法院来处理。

  此前,桑兰也在微博上公开回应,仅凭借几张截图就下了结论,是在泼脏水,而自己不会再沉默了。

  视频能否说明问题?

  报道指出:根据桑兹教授对视频中九帧截图的分析,导致桑兰摔伤的直接原因是她踩错了踏板的部位,更具体一点说是她起跳的时候,双脚踩在了踏板的前沿儿部位,比通常的踩踏部位靠前了20厘米。这造成了她的残疾。

  桑兰为什么会多跑了20厘米?桑兹教授分析说:“桑兰可能把自己的起跑点向前移动了大约20厘米,她的步伐可能跨得过大了,踏跳板可能被放错地方了,或者上述因素掺杂在一起了。”桑兹教授给出了4种推测,但是没有给出确定的结论。

  桑兰:这也是我们一直想要的那盘录像,我们通过律师、亲笔信始终没有得到它,而今天却让我联系他亲自去拿?为什么?更何况对美方的诉讼已经过期。我真是不想看(录像),甚至看那截图的时候我很不舒服……但,希望卡特还是公开吧,即便我不再想看到它。

  黄健:桑兹教授分析的是她“受到干扰”后的动作,对于动作失调的原因,做出的只是推测。当年桑兰正是凭借这个动作获得八运会的全国冠军。专业的跳马运动员,每一个动作都是相当精准的。何况这是她非常熟悉、做了千万次的动作。桑兰说自己正因为当时受到干扰才会导致动作出问题。这种可能桑兹教授没有提到,也没有否定,因此不能得出桑兰“说谎”的结论。

  贝鲁是否“无辜”?

  报道指出:17年来,桑兰一直指控教练贝鲁在她起跳前的瞬间去撤垫子。新的证据显示,桑兰的指控并没有根据。贝鲁不仅没有撤垫子,而且还是桑兰摔伤后第一个走到她身边帮助她的人。

  截图显示,从桑兰踩上踏板到她摔在垫子上这段时间里,贝鲁并不是在落地区,更没有撤垫子。当时贝鲁正站在助跑区的踏板旁边观看桑兰的试跳。他跟落地区之间不仅隔着跳马,而且还隔着另外一个人。两层垫子也完好无缺地摆放在落地区,并没有被撤走。

  桑兰:通过这几个截图,的确贝鲁站在跳马旁,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他没有时间站到这里。我受伤在热身当中,而不是正式比赛。这块垫子是在运动员热身时候加上去进行保护的。而1998年的现场图拿过来看不到那个垫子,原因是有高台。

  黄健:桑兰明确说过,她是在热身动作助跑加速时,看到贝鲁撤掉第三个垫子。按惯例,体操比赛中落地区是放两层垫子,但是在热身、训练时,教练会加上第三层垫子。

  另外,桑兰看到贝鲁撤垫子是在助跑过程中,这段视频是助跑几秒种后,从桑兰踏上踏板开始。贝鲁完全有时间从落地区来到踏板旁边。

  2012年,我们曾经通过律师向卡特教练发去律师函和桑兰的亲笔信,请求他将录像带提供出来,但他回复说时间太长了,搬了几次家录像带找不到了。现在我还保留着跟他的通信。

  桑兰有没有事后改口?

  报道称,事发后,官方的结论众口一词,全都说桑兰的摔伤是一次意外事故。桑兰本人最初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也是这么说的。但是10个月后,在离开美国返回中国的前夕,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突然改口说,贝鲁撤垫子才是她摔下来的直接原因。此后的17年间,她始终坚持这一说法,但是具体情节飘忽不定,桑兰在起诉书中的说法也不尽一致。从2011年4月28日递交第一版起诉书后,桑兰4次修改她的起诉书。

  桑兰:在17岁时我不懂如何保护自己,但我第一时间告诉了我的教练,虽然我的叙述和那个时候我的知识、文化、语言表达能力让被告认准我的叙述是虚假的,好找到这个点来进行“定点清除”。

  黄健:她没有承认过这是意外。从她受伤到医院,就一直在跟领队赵郁馨说有人撤垫子。中国队当时是跟组委会申述过的,组委会说那你拿出证据来。那么大的比赛,现场怎么能没看见的人,能没有摄像头?但那是在美国地盘,桑兰只有17岁还高位截瘫,怎么去找证据?事后,就有人告诉她不要再提了。

  4次修改起诉书,是因为开始时我们对美国法律的相关知识完全不懂。信任律师海明,后来发现问题,更换了两次律师。修改起诉书,是法律动作。有时法官认为你的起诉书不够缜密,需要撤下来修改。审理期间,双方接受律师问话,问到的内容可以再加上去。起诉书允许在法律的范围内修改,但事实是一致的。

  保险公司肯赔付能否证明意外?

  报道称,美国体操协会为参赛的所有体操选手购买了重大意外险。保险公司接受了意外事故这样的调查结论。后来17年间一直履行合同。对于保险公司来说,这样的结论是不能轻易认可的,因为他们将要为此支付最高可能超过1000万美元的赔付金。如果不是意外事故,明明可以免责的保险公司何必心甘情愿地充当一个冤大头呢?

  黄健:首先,我看到了保单,这是体操协会每年给旗下运动员买的保险,一年5万美金的保费。保险不是针对友好运动会,而是针对那些没有人身意外险和体育险的运动员,他们只要在比赛中出现伤害,就可以得到赔付。

  另外,我们没有收到保险公司的巨额赔付,保险公司只负责报销桑兰因受伤治疗、吃药、请保姆的费用。桑兰回国后的一段时间,在中国看病、做康复不给报销,要么是自己付款,要么是单位给报销。只能到美国去治疗才能报销。2011年起诉保险公司以后,我们才跟保险公司接洽上,开始报销在中国的治疗费用。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陈瑶 本版图片/据桑兹教授论文